父母这11个坏习惯宠坏孩子(组图)封神演义里,金吒木吒被收徒的背后有什么阴谋?封神演义李靖除了黄金宝塔,竟还拥有堪比追踪导弹的超强法宝!

黄清喜:论石邮傩傩神的宗族化问题——以《开山》《纸钱》《雷公》为例

014揭秘:哪吒为何拉开乾坤弓?为何射出震天箭?
封神演义有哪些细思极恐的细节?2
封神演义里一条看不见的故事暗线,与一个上古魔神有很大关系

黄清喜

1976年生,江西人,中共党员,北京师范大学民俗学专业中国民间文学方向博士研究生毕业,获文学博士学位;华东师范大学民俗学博士后;赣南师范大学民俗学硕士研究生导师;赣南师范大学白鹭民俗学田野调查基地副主任;中国民俗学会会员,中国傩戏研究会会员,赣州客家联谊会常务理事;主要从事民俗学、中国民间文学、傩文化和客家文化的研究;先后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项目1项,中国博士后面上基金项目1项,省部级项目多项。

论石邮傩傩神的宗族化问题——以《开山》《纸钱》《雷公》为例

黄清喜∣ 文/图

石邮傩共八个节目,故叫八脚傩。它们按演出先后秩序分别为《开山》、《纸钱》、《雷公》、《傩公傩婆》、《跳判》、《凳子》、《双伯郎》和《关公》。每个节目都有其故事,故事里既包含了深厚的文化内涵又表现了吴氏祖先的智慧——既体现了每一神祗的历史渊源,又将祖先神形象融入其中。这既是石邮吴氏强调傩来自《封神演义》的原因,也是石邮傩为吴氏宗族傩的原因。吴氏以跳宗族傩的方式追忆祖先,而所跳之众傩神皆为其祖先神,即宗族傩用宗族祖先神来跳,这才是石邮傩的文化内涵。可以说,石邮傩是吴氏尊崇祖德[1],实现祖先遗志[2]的一次身体性总展演。本文以石邮傩之《开山》《纸钱》《雷公》为例进行阐述,以石邮吴氏的思维去理解吴氏的理解。

一、《开山》

《开山》是南丰所有傩班中出场的第一个节目,石邮傩也不例外,单人舞,舞步表现的是大无畏的开创精神。开山手执钺斧入场起舞,其动作凝重雄浑,刚劲有力。石邮傩现在一般是三伯唐贤仔或八伯饶金泉来劈这个《开山》[3]。开山神祗于学者中流行说法有盘古[4]、蚩尤[5]和方相氏[6]等。下面以之为例进行阐述。

我们先看盘古。开山在学者看来为开天辟地之意,盘古为中国古代神话中开天辟地的天神,因此把开山神说成是盘古氏。现在我们来考察一下盘古氏。关于盘古氏的记载很多,这里举《绎史》中的描述:

首生盘古,垂死化身。气成风云,声为雷霆,左眼为日,右眼为月,四肢五体为四极五岳,血液为江河,筋脉为地里,肌肤为田土,发髦为星辰,皮毛为草本,齿骨为金石,精髓为珠玉,汗流为雨泽,身之诸虫,因风所感,化为黎甿。(《绎史》卷一引《五运历年纪》)[7]

石邮傩开山神面目狰狞,手执斧钺,左劈右砍,显示出大无畏的开创精神。而且,开山神也是以首创的方式于傩舞节目中第一个出场,确实有开天辟地之感,与盘古氏极为相似。无怪乎学者们要将其说成是盘古了。

再来看蚩尤。关于蚩尤的记载亦多,《史记》载:

轩辕之时,神农氏衰。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农氏弗能征。于是轩辕乃习用干戈,以征不享,诸侯咸来宾从。而蚩尤最为暴,莫能伐。炎帝欲侵陵诸侯,诸侯咸归轩辕。轩辕……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三战,然后得其志。蚩尤作乱,不用帝命。于是黄帝乃征师诸侯,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遂禽杀蚩尤。而诸侯咸尊轩辕为天子,代神农氏,是为黄帝。[8]

该文大概说了轩辕如何被尊称为黄帝的原因,特别说了神农氏、黄帝和蚩尤之间的关系。从材料可以看出,当时神农氏族部落、轩辕氏族部落、蚩尤氏族部落和其他一些氏族部落形成了一个部落总联盟,且神农氏是总联盟的首领,被尊称为炎帝,只不过到了此时,神农氏族部落已经衰落。这时,轩辕氏族部落和蚩尤氏族部落正在兴起,轩辕氏族部落打败神农氏族部落的最后一个炎帝而自称“天子”,夺取了总联盟的首领位置,是为黄帝。而势均力敌的蚩尤氏族部落不服轩辕氏族部落领导而导致了涿鹿之战,禽杀了作为蚩尤氏族部落首领代称的蚩尤。

蚩尤殁后,天下复扰乱不宁,黄帝遂画蚩尤形象,以威天下;天下咸谓蚩尤不死,八方万邦皆殄伏。[9]

对该句的分析,有学者认为:根据后世尊黄帝为祖的道士们发明的“兵解成仙”法,我们可以推想出,当时关于“蚩尤不死”的说道当是:“蚩尤不是被我家轩辕杀死的,而是受天命自裁兵解,上天当了‘兵主’”。[10]这样,蚩尤就成了整个总联盟的战神。吴氏时时处处强调是黄帝后裔,故而必须把这位战神融入进来,因此蚩尤的形象要有。

现在来看方相氏。具《史记》载,方相氏为上古嫫母之后。黄帝巡行天下,其妻亡于道。黄帝令嫫母监护,立为方相氏。故而有方相氏为上古嫫母后代之说。其说法与《绘图三教源流搜神大全》中之开路神大致相同。其载:

开山神,神即周礼之方相氏是也。相传轩辕黄帝周游九垓,元妃螺祖死于道,令次妃好如监护。因买相以防夜,盖其始也。俗名险道神,一名阡陌将军,一名开路神。[11]

由上文知,方相氏为“买相以防夜”,有让人心生畏惧之意。又方相氏为《周礼》规定之司马下属,最高官阶为下大夫,宫廷里的大傩由方相氏来担任,于是有“方相氏掌蒙熊皮,黄金四目,元衣朱裳,执盾扬戈,帅百殔而时傩,以索室而驱疫”[12],可见方相氏一直为大傩的驱疫神。而从这里我们或许还能窥测出一些远古氏族图腾的蛛丝马迹。方相氏“掌蒙熊皮”,那么他为什么是“掌蒙熊皮”而不是其他什么虎皮、蛇皮等动物皮呢?我们知道,黄帝部落是熊图腾,“掌蒙熊皮”则说明方相氏崇仰熊,以熊为最高信仰,即熊为其部落图腾,由此我们可以推知方相氏为黄帝后裔。这正与方相氏为上古嫫母后裔相合,因为上古嫫母是黄帝次妃,其子嗣当然为黄帝后裔。石邮的开山具有“玄衣朱裳”,虽无“执戈扬盾”,却有执钺猛劈的驱疫形式,且在搜傩时手执铁链,四方敲击,驱赶鬼疫,确实存在方相氏的影子。

再来看石邮族人对开山的看法。石邮族人说开山是《封神演义》中商纣王天下八百镇诸侯之首东伯侯姜桓楚之女、商纣王原配夫人姜皇后。姜皇后死后被姜子牙封为“太阴星君”。她为人温良贤淑,具有贞静贤能之德,位居东宫辅佐商纣,却被由狐狸精变幻而成的妲己害死。所以之后有一照妖镜佩戴于额前,专门用于将妖精照出原型。村民还传说姜皇后日丑夜貌,即白天很丑,晚上很漂亮。因只有纣王才看得到她晚上的漂亮形象,常人只能看到她白天的尊容,所以就是现在看到的、面目狰狞的开山面具形象了。

现在我们来分析一下开山形象。石邮傩的开山首先出场,手执斧钺,狠劈猛砍,具有盘古开天辟地的大无畏精神,可见其盘古形象确实有之。方相氏的形象却也表现得突出。除上述描述,我们知道,上古嫫母奇丑无比,但温良贤淑。石邮族人说由姜皇后衍化而来的开山“日丑夜貌”可谓匠心独运。石邮的开山打通了上古嫫母、方相氏和姜皇后三者之间的渊源关系。且看石邮族人演绎的姜皇后:不管姜皇后晚上是否漂亮,我们看不到。但她“丑”以“畏怕之貌”的嫫母形象却是用开山圣像的形式雕刻了下来。据说,人类使用的第一面镜子就是嫫母发明制作的。石邮开山额前就佩戴有一面用以除妖的铜镜——照妖镜,这也是其嫫母形象的体现。方相氏为上古嫫母之后,只是到了周朝将之变成了官职名称而已。因此,石邮族人智慧地用一个打首出场的姜皇后串通起了开山的身世。

在搜傩中,钟馗带领着开山和大神于各户“索室而驱疫”。石邮族人把开山说成是“钟馗魇”,把大神说成是“拜饭的”。搜傩中,开山充当的是古代“方相氏”的角色,但又是在钟馗指挥下用铁链绞锁鬼疫或带领大神逐间搜除鬼疫(搜间)。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出开山具有上古方相氏沿袭下来的魇胜巫术能力。又因其是在整个搜傩过程中是在钟馗的带领和指挥下进行的,所以用“钟馗魇”来说明开山的身份再适合不过。

综合起来,我认为一个神祗的演变发展史应有许多原型的叠加与融和,就看运用这些神祗的人更有意识地突显哪位神祗的功能。我们可以轻而易举地从民间尘封的素材中找出许多关于身份叠加与融和的形象来,如财神就有赵公明、比干、范蠡、管仲、白圭和关公等,还有文武之分。石邮傩经过多次改编,众傩神也存在身份叠加与融和现象,并有意识地突出现在傩中所呈现的神祗而已。因此,石邮吴氏将开山集盘古、方相氏、蚩尤、姜皇后于一体后突出姜皇后的形象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们要突出“演的是《封神演义》里的故事”,要突出其祖先神。搜傩开始前要向老爷报搜傩路线,其中的 “开山大道”句说的正是此神祗。

开山面具与形象

二、《纸钱》

《纸钱》是石邮傩独有的一个节目,单人舞,五伯彭春根专门跳这个节目。石邮族人因圣像呈褐色而叫“跳《澄赤[13]》”。其舞步体现为一种古老的祭祀方式,突出纸钱神天生异秉,能力超强的形象。因纸钱神肩挑一根两端带有红布包扎着的红绳,两手拿红绳两端的红布包起舞,故称“纸钱”。学者看了《纸钱》后确定纸钱神为女娲,说红布包里包着的黄裱纸是土地黄泥的代表,表演的内容是关于女娲补天的传说。[14]

中国傩戏学会前会长曲六乙说石邮傩对古代礼制的体现于现行傩中比其他傩体现得更为原始也是因为看了《纸钱》。为此,他评价说:“石邮保持了3000年前的古老傩仪,这点特别值得欣慰,它是全国独有的,价值很高。石邮的傩仪已经去了巫的成分,但又保留了古老、隆重、神圣的仪式,它比周边省份的傩文化更具原生形态特征,粗犷美、野性美和人类本体精神的张扬使我震憾,夜不能寐。”[15]而从吴氏宗族史可以看出,虽说石邮傩为周公制礼时的遗存,但周公也只是将上古流传的习俗进行体制化,上升为国家典礼而已。女娲造人为上古神话,或许周公真将这一上古神话融入傩中也不一定,故而学者将纸钱神说成是女娲是有道理的。

另外,我想表明一种态度。在两次随石邮傩班参加演出时[16],讲解员都说纸钱神表现的是人们通过用冥钱来贿赂神灵,祈求自己无灾无难。这种说法是毫无根据的。难道见纸钱神手拿草纸,草纸为冥钱代名词就说是用冥钱去贿赂神灵吗?难道就没有听过专家说黄裱纸为土地黄泥之代称?更何况,贿赂形式与傩的本意相悖,傩表现的是毫不妥协,大无畏的“驱”与“赶”,贿赂则刚好相反,所以“贿赂说”是不成立的,是现世腐败文化的某种反映。

对纸钱神,石邮族人另有一番解释。他们说纸钱是“翻天印”,是一个小孩拿着他的法器“翻天印”在那玩耍。这个拿“翻天印”的小孩就是殷郊。殷郊是《封神演义》中纣王的长子即东宫太子。据《封神演义》载,殷郊及其弟殷洪都为姜皇后所生。其母姜皇后遭妲己杀害后为斩草除根,他们也惨遭迫害,但纣王捉拿他们去斩首时被师傅广成子和赤精子所救,并教他们百般武艺。两人学成,带着法器下山助姜子牙灭纣,殷郊的法器中就有“翻天印”。可惜的是“殿下实心扶圣主,只恐旁人起祸殃”[17]。申公豹像个游魂,在路上东游西荡,唆使他们去为纣王卖命。于是两人在路上都先后遇见申公豹。殷洪先下山,申公豹以子反父为大逆不道之举说反了殷洪,引来杀身之祸。之后申公豹又来到殷郊帐前,想以同样口实说反殷郊。可殷郊心比金坚,执意灭纣。最后申公豹以姜子牙杀害其弟殷洪,要其为弟报仇说反殷郊,于是倒戈,助纣为虐。后来殷郊被姜子牙和燃灯道人引入岐山,让他受犁耕之刑而死。武王灭纣后,姜子牙奉太上老君及元始天尊之命敕作封神榜封神。殷洪被封为“五谷神”;殷郊被封为“值年岁君太岁之神”,坐守周年,管当年之休咎。

现在我们来分析一下纸钱神。其实,这里也是多重身份的叠加与融合。从法器上来看,黄裱纸为黄土代表说得通,可看成是女娲。关于是殷郊的说法,其实也是有道理的。且看《封神演义》之《申公豹说反殷郊》中殷郊形象:“面如蓝靛,发似朱砂,上下獠牙,多生一目。”[18]纸钱神被石邮族人说成是“澄赤”,即红褐色之意,跟“发似朱砂”似有吻合之处。而面具也是上下獠牙外露,特别引人注目的是圣像额头上有一不规则的“突胞”,恰似“多生一目”。因此,殷郊形象确实存在。

另外,我曾问而喧叔公那个“突胞”代表什么意思。而喧叔公说那是螺壳形,那个脸俚[19]是殷郊的头盔。他这么一说我甚至感到惊愕。撇开把“突胞”看成是多生的一目不谈。我们来着重讨论而喧叔公所说的带有田螺壳的头盔。原来这又是一次绝妙的融合。这一融合将女娲和殷郊两人的身世都体现了出来。属于贝类的田螺壳明显是对女娲崇拜的一种现形象征,因而有女娲形象。而为什么说又有殷郊的影子呢?殷郊“受犁耕之刑而死”,“犁耕”即耕田。春耕时最容易因耕田而死的就是田螺。春寒料翘,田螺还躲在刚被冬季冻过的泥土洞穴里。这时耕田,只要桦犁一碰上田螺,田螺因洞穴小且泥土坚硬,躲都躲不掉,只能活活被犁死。或许有人说泥鳅也是躲在泥土的洞里,也会被犁死。其实,因泥鳅伸缩迅速,犁田时逃生的机会很大。而田螺,一旦碰上桦犁,因它速度慢,就只有活活等待“受犁耕之刑而死”的命运了,可以说是必死无疑。殷郊就是“受犁耕之刑而死”的,这刚好跟而喧叔公说殷郊头盔上的那个胞是田螺壳相吻合。于是石邮傩甚至阐释了殷郊属于田螺图腾的身世,而螺祖乃黄帝元妃。殷郊为商纣王之子,这就将《封神演义》里隐含的商汤为黄帝后裔用形象的象征方式解读了出来。

其次,石邮村民都知道,《纸钱》表演的是一个小孩子在那祭拜、玩耍。圣像上的表情也是如此:“整个脸稍往左边斜,笑笑俚,牙齿泄啊起来,上下两边两颗牙齿露了出来,一幅牙牙泄泄[20]的样子。他跳傩也是那样,缩啊缩俚,就像个小孩。”[21]《纸钱》舞蹈动作确实如此,虽是跳祭祀,但在跳祭祀过程中掩饰不住小孩玩耍的天性,如“看凡间”、“跳灵”、“生灵”、“放灵”、“欢悦”等舞蹈动作都是如此。这两点正合殷郊的身份——当时他还只是个十四岁的小孩。

因此,纸钱具有女娲和殷郊的双重身份,并表现为殷郊的成分多些。村民也希望人们能以东宫太子殷郊的身份记住纸钱神,因为这里还有寓意,那就是他的命运。殷郊下山时目的极好,却于中途反水,最后落得受犁刑而死的悲惨命运。这向世人昭示着什么呢?从其死后耐人寻味的封号可窥知一二。殷郊后来被封为“值年岁君太岁之神”,即坐守周年,管当年之休咎。这跟他的经历相吻合,是在告诫族人应时刻保持警惕,如果好事没掌握好,可能会变成坏事,甚至惹来杀身之祸,所以必须做到万无一失地去弘扬祖德,实现祖先遗志。南下吴氏也是这样做的,即以秘密方式支持着周八起义,充分显示了这只牛母神超强的智慧。再者,《傩神太子鸣词》中有请“地社殷将军”之说,可见石邮吴氏确实希望世人以太子殷郊的身份记住纸钱神,因为这是吴氏智慧的表现。

纸钱面具与形象

三、《雷公》

《雷公》是个单人舞节目,表现为雷公右手执斧,左手持凿,不停地探[22]五方(东、南、西、北、中),其意为耕云播雨,泽被众生,惩恶除奸。民间俗语“你若做坏事,小心被雷劈”说的就是雷公对做坏事的人的惩治。南丰傩舞表演的艺术特色为:“手脚弯钩身段圆,发怒晃头笑抖肩,只见身子不见脸,一招一式踩鼓点。”[23]这一特点在雷公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现在《雷公》一般是四伯聂毛富或七伯张水根来探。

雷公即道教中的雷神。《封神演义》载:

子牙曰:“今奉太上原始敕命:尔闻仲曾入名山,证修大道,虽闻朝元之果,未证至一之谛,登大罗而无缘,位人臣之极品,辅相两朝,竭忠补衮,虽劫运之使然,其贞烈之可悯。今特令尔督率雷部,兴云布雨,万物托以长养,诛逆除奸,善恶由之祸福;特敕封尔为九天应元雷神化天尊之职,仍率领雷部二十四员催云助雨护法天君,任尔施行。尔其钦哉!”[24]

之后就是二十四位雷部天君正神名讳。

石邮的雷公有几重身份复合的迹象。一种说雷公是雷震子,即周文王第一百个儿子。故事说周文王姬昌奉旨进朝歌,行至燕山时进茂林避雨。一声霹雳,“震动山河大地,崩倒华岳高山”[25]。姬昌说:“雷过生光,将星出现。左右的,与我把将星寻来!”[26]果然在一古墓旁寻得一孩子。姬昌大喜,想:“我该有百子,今止有九十九子,适才之数,该得此儿,正成百子之兆,真是美事。”[27]这样,雷震子就成文王第一百个儿子了。之后云中子收雷震子为徒,传以道行。七年后,文王出羑里,有雷震子下山背文王出五关以解追兵之围的故事。而后更有于姜子牙帐下屡建奇功的战绩。

另一说法也是《封神演义》中之雷部正神,但有两位,一位是邓天君,一位是辛天君。《傩神太子鸣词》中有“青帝辛天君,炎帝邓天君”之说。甚至在石邮流传着雷公把太尹公背回家过年的故事。太尹公后人吴毛毛说背太尹公的雷公是邓天君。但从“背”这一特点来看,却与雷震子背周文王相似,可见是邓天君的真神借了雷震子的事迹来显灵于太尹公前。所以这里的雷公存在多种身份的融合。

那么,雷公背太尹公回家过年的故事是什么呢?

当时,太尹公在潮州海阳当县令,为官清正廉明,勤于政务。每当过年时年年有心要回家来接老爷,可年年一忙就忙到大年三十,没时间回来。于是总是摇摇头自言自语地说:“唉,又是过年啊,今年又只是这样唱过了[28],回不了家接老爷了。”这样唱了很多年。有一年,又是大年三十,忙完政务,太尹公一看天,已是太阳西偏。正当他自叹回不了家接老爷之时,听到门口有人喊他,说:“潮宗公啊,你不是年年说要回家去接老爷吗?我家也在塖岳山背后住,也想回家去接老爷,我们两有个伴,一起回去吧。”他一看,不认识,但不知怎地,那个人又叫得出他的名字。于是想,可能是在这为官,人家认识他的缘故,就说:“现在天都快黑了,又不是几十里路。这千里迢迢的,怎么回得去啊!”那个人就说:“不怕嘚,反正我们两人有伴,我也很想回去接老爷,我们就多给一天走回去嘚。”于是他和那个人一起走回去了。可一出城天就起了猫咪夜[29],又走了一段时间,走得太累,走不动了。这时,那人说:“那这样,我们先到这歇一下。看你老人家也是走不动了,歇一下后我来背你。”他说:“那怎么成,你也走了这么多路,也走累了。再说又不是只剩一点点路,背一下就能走到。”那人说:“不怕嘚,我脚更健[30],背你一段路没事。”于是歇一会后,那人就把他拉到自己背上,对他说:“你要闭上眼睛就是,无论动风动雨都不要睁开,到了时我会叫你下来。”都已被拉到那人背上了,太尹公没法,只得答应。真的,他在那人背上只听两耳生风,呼呼作响。也不知过了多久,为不让那人累着,想让他停下来歇会儿。头脑里这样一想,眼睛就睁开了。但定睛一看,哪有那人的身影啊!环顾四周,“咦,这地方怎么这么熟悉啊?”他心想。再趁夜色仔细一看,发现自己已到了南丰县的西门上。他感觉奇怪,想找那个人,可已是晚上,不知去哪里找。心想:“还是先回家再说吧。”于是,赶紧往石邮赶。石邮距南丰县城还有20来里山路,走回去需要一段时间。当他走到村口时已太晚,村门早已关闭。

村门已关闭,就再不能出入了。族人说,本来住在门附近的住户兼施开关门之职,可人家睡得太沉,没听到他喊。其实这是现在人的想当然,他们忽略了一个禁忌。这就是或许太尹公确实回来得太晚了,晚到那时已过子夜,也就是说已是正月初一了。而这天是不能在门外呼喊人家的姓名的,因为这天清晨在门外呼喊人名俗谓“呼鬼”,是要出人命的。所以可想而知,太尹公因为懂得这一习俗而没喊人来帮他开门。于是,太尹公是已到村口而没能回家,在村外的碾蓬里等了一夜。清晨人家来开门,发现太尹公在门口,于是赶紧将太尹公请了进去。因太尹公大年三十没在家过年,而是正月初一才进到家里来,家人见太尹公回来了,于是正月初一和他一起补过了一个年。所以,后来太尹公家的后人都要过两个年,即大年三十过一个,正月初一过一个,直到吴毛毛手上。

我们继续讲太尹公的故事。过年时,太尹公对家人讲起自己的经历,家人都感到惊异,说塖岳山后面没人家住。太尹公也感到奇怪,以为是自己在外为官这么久没回来,有人家去塖岳山后面住了。虽没想通,但因是正月初一,得去塖岳山背后给老爷拜年了。当他走到傩神殿上,抬头一看,惊奇地发现,背他回来的人怎么那么像挂在神帐前的雷公啊。太尹公“哦”的一声,马上明白过来,原来就是雷公把他从潮州背回来的。之前怎么也没往老爷身上想,一见之下,太尹公当即明白是怎么回事,于是赶紧跪倒在老爷神台前。他这一下跪,雷公脸上的汗猛地冒了出来。原来,雷公为把太尹公在大年三十这天背回来,因赶时间,累了个满头大汗。因是雷公背太尹公回来的,为表雷公显灵和感激其背他回家,太尹公在自己家里塑了个雷公圣像挂在厅堂神龛上让其世代享受香火。那个圣像挂了很多年,直至“文革”时才被烧了,后来没再塑。

以上为雷公背太尹公回家过年的故事。然而,这个故事却与《吴氏重修族谱》上的记载有出入。据《石油乡傩记》载:“石油之傩自明宣德支祖潮宗太尹公出宰潮州海阳县令……觧组奉迓旋里,祀神像二十有四,购买嵊头山乐姓屋基立庙祀焉。”也就是说,吴潮宗是在年老卸甲归田时才把傩引进到石邮来的。这样就不可能存在潮宗还在潮州海阳县当县令时石邮的塖岳山背后就有傩神庙。因此,石邮那时也不可能有傩神,如雷公。这让石邮吴氏很苦恼,因为不能自圆其说。于是,就又演绎出一个类似的故事。故事内容跟雷公背太尹公回家过年一样,只是把人物进行了置换——由太尹公变成太尹公支下一子孙。说是太尹公把傩引进来之后,很多年过去了。这时,有其名下一子孙,在外地做了很多年生意。也是年年过年时有心想着要回家来接老爷,可年年总是忙。每年一忙就忙到大年三十,没时间回。之后就跟雷公背太尹公回家过年的内容一样。这样,石邮吴姓似乎把族谱所记与雷公显灵的故事以逻辑的方式解释通了。

现在我们来对这一置换故事辨一真伪。

首先,从人选上来看,在石邮,傩神显灵之事多有存在。如果只是太尹公支下一子孙发生这样的事,族人记忆不会如此深刻,也不可能产生如“过两个年”和“自家私刻圣像祭拜”等如此重大事象。因为如果只是一般村民,吴氏族长不可能允许其进行如此破坏族规的行为。而以前一个大厅堂住的不仅只是一户人家,是七八户人家共住一个大厅堂。如果只是太尹公支下一普通子孙,他既没不敢在破坏全村风俗习惯的情况下过两个年,也不可能让厅堂里其他人家来祭祀只为自己显过灵的雷公。

其次,从雷公显灵方面来看,这种交感巫术也不会选择一个普通人以降低雷公自己的神性品格。他要传名就必然选择对后世具有一定影响的人以显示其神威,而太尹公为当时不二人选。据村中老人[31]说,孝子死时,太尹公已是81岁。由此可推知太尹公为元至正庚寅(1350年)生人;洪武庚戍(1370年)即潮宗20岁时生孝子吴驹;永乐元年(1403年)即潮宗53岁时以茂才举孝廉,荐授政和、海阳县令;宣德丁未(1427年)即潮宗77岁时卸甲归田;宣德己酉(1429年)即潮宗79岁时因家丁孙住之事率诸子殴彭文杰致死,孝子驹代父受罪;宣德辛亥(1431年)孝子身死,时年61岁,而潮宗此时已是81岁矣。这里有个时间问题,即洪武年间。洪武年间指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的在位时间。朱元璋在位31年,从洪武戊申即洪武元年(1368年)至洪武戊寅即洪武31年(1398年),当时吴潮宗正值18岁至48岁之间。那时他对村中里、外围进行了奠基似的排布,而那时他就可对东西两位民居的地理方位进行重新排布并延续下来,说明潮宗那时已掌握村中最高领导权,是名符其实的族长。我们不说洪武年间,就以洪武最后一年算起,则那时太尹公48岁,也就是说至少从48岁起,太尹公已是石邮吴氏的实际领导者,具有最高权力。之后他更是一路腾达,53岁外出当官,77岁荣归故里。宗族社会组织性极强,虽外出当官,他却与家族保持着极为密切的联系,仍为石邮的实际掌权者。这样算来,太尹公至少掌握村中最高权力三十余年。

正因太尹公有如此身世,又确实潮州与石邮相隔万里,雷公显灵之事既具备神性的品格——具有权威性,能够根据显灵事件进行特殊祭典,又有现实条件,可强化村民对傩神的信仰,让这一显灵于石邮传承永久。所以,雷公是对太尹公显灵了,即使事实并非如此都一定要在历史的记忆中附会到太尹公身上来。然而,这样一来族人的苦恼就产生了。明明族谱上写着石邮傩是在太尹公卸甲归田时才带回故里的,怎么可能会发生太尹公还在外地当官之时就有雷公显灵的事呢?

当时情况是,海阳的瘟疫被太尹公所祭祀之潮州傩神显灵所驱除。而太尹公家乡的石邮有自传的宗族傩。太尹公见潮州傩神在消灾驱邪方面威灵无比,就有意将之与故乡的宗族傩相融合。所以,太尹公是一人挑两头,故乡石邮和潮州的傩神都必须在他身上显灵。故而既有太尹公还在海阳当县令时就能发生故乡傩神雷公背他回家的显灵事件,又有潮州公“焚香默祷傩神,命邑中士大夫奉迎神……所历之城乡,时疫立止”之事。到现在,其意思就很明显了——傩神就是要他来将这两头合二为一的。于是卸甲归田,荣归故里之时他就把潮州傩带了回来,将两者进行了融合。因此太尹公传傩为石邮傩在自传族傩基础上的一次改编。而此时吴氏于村中也已处于优势地位,能于塖岳山买乐姓屋基,将傩神庙从塖岳山后面的柿子树蔸下迁至塖岳山了。只有这样才解释得通为什么太尹公能把潮州傩神带到石邮来。

其实故事里两处直接说明石邮以前就有傩。一处是雷公说“我家也在塖岳山背后住”即折射出他是住在塖岳山背后去竹稍崖的路上的柿子树蔸下,即第一座傩神庙庙内的傩神。另一处是太尹公还在海阳当县令就年年的年年惦记着要回来给老爷拜年。而据《石油乡傩记》载:“石油之傩自明宣德支祖潮宗太尹公出宰潮州海阳县令……觧组奉迓旋里,祀神像二十有四,购买嵊头山乐姓屋基立庙祀焉。”如按 《石油乡傩记》之所述又何来太尹公还在任上时惦记的“回来给老爷拜年”呢?所以说,吴氏一直传承有自家的宗族傩。

雷公面具与形象

四、结论

石邮傩是众祖先神在吴氏祖先带领下来为本族开疆拓土,兴邦建国,实现祖先遗志,完成吴氏历史使命的,表现为以“玩趣”的形式在吴氏宗族内部年年的年年以寄寓实现祖先遗志及驱灾灭邪、保地方人寿年丰、族人多子多福的方式来跳傩。吴氏祖先发挥其聪明才智将众祖先神转化为祖先率领众傩神来为其主人(吴氏宗族)跳傩的方式最终使石邮傩成为吴氏宗族傩。这才有了石邮傩是吴氏宗族的“玩趣”,是其宗族的家产,跳傩也只在其宗族范围内跳的现象。而说石邮傩为吴氏宗族傩不仅只是说石邮傩有如上现象,更主要的是指众傩神都是吴氏祖先神即吴氏祖先及其率领的宗族守护神。傩神不具备吴氏祖先神这一身份就进不了石邮傩,而一旦进了石邮傩,众傩神即使以前身份并非吴氏祖先神也必须将其进行改编,即改编成具有吴氏祖先神身份的傩神。众傩神只有具备其祖先神这一身份才能真正护卫其宗族,为其宗族舍生忘死地为实现祖先遗志而奋斗。这正是石邮傩之所以为吴氏宗族傩的原因,也是民间崇拜祖先的原因。石邮傩在历史演进过程中为适应时代需要,存在多次将自家祖先神融合当时信仰神祗的现象,从而达到与时俱进。这使石邮傩众傩神在历史演进过程中一身兼具多种神祗形象,所以,石邮傩众傩神经历了一个信仰神祗身份与吴氏祖先神身份相融合的过程,并以突出吴氏祖先神的形象成就了石邮傩为吴氏之宗族傩。

本文作者近著《石邮傩的生活世界——基于宗族与历史的双重视角》

注释

[1] 遵从祖德:即吴氏遵从同宗同源和“让”的祖德。参见黄清喜《石邮傩的生活世界——基于宗族与历史的双重视角》,博士学位论文,北京师范大学,2013年,第149页。

[2] 祖先遗志:即建立一个比姬昌及其后人建立的大周朝更为繁荣昌盛的国度以证明本族能力。遵从祖德为实现祖先遗志。吴氏祖先遗志宏大,需认同“同宗同源”以联合族人来实现目标。而在目标未能实现之前,吴氏不能向世人展示其祖先遗志,故而在历史的跌宕起伏中发展出“让”的祖德。参见黄清喜《石邮傩的生活世界——基于宗族与历史的双重视角》, 博士学位论文,北京师范大学,2013年,第148-150页。

[3] 劈这个《开山》:因《开山》节目表现的是威武的开天辟地,劈砍动作很多,石邮族人就用体现动作特色的“劈”字或“打”字来代替普通的”跳“字。一般说成“劈开山”或“打开山”。

[4] 参见陈圣燕《敬如神在:柏堡傩文化生态研究》,博士学位论文,中国人民大学,2005年,第75页。

[5] 参见陈圣燕《敬如神在:柏堡傩文化生态研究》,博士学位论文,中国人民大学,2005年,第75页。

[6] 参见余大喜、刘之凡《江西省南丰县三溪乡石邮村的跳傩》,财团法人施合郑民俗文化基金会1996年版,第122页。

[7] 闫德亮:《中国古代神话的文化观照》,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第9页。

[8] 司马迁:《史记》,(明)泰昌元年闵振业刊朱墨套印本《史记钞》,第1页。

[9] 李新吾、李志勇、李新民,《梅山蚩尤——南楚根脉,湖湘精魂》,湖南文艺出版社,第10页。

[10]李新吾、李志勇、李新民,《梅山蚩尤——南楚根脉,湖湘精魂》,湖南文艺出版社,第39页。

[11] 崇立署:《绘图三教源流搜神大全》,己寅宣统元年校刊,第442页。

[12] 吴其馨:《吴氏重修族谱·老谱文献》之《石油乡傩记》,2007年重刊,第814页。

[13] 澄赤:南丰方言,即褐色之意。

[14] 参见余大喜、刘之凡《江西省南丰县三溪乡石邮村的跳傩》,财团法人施合郑民俗文化基金会1996年版,第123页。

[15] 曾志巩:《江西南丰傩文化》,中国戏剧出版社2005年版,第3页。

[16] 一次为2011年11月9日南丰县举办的“中国南丰国际蜜桔文化节”;一次为2012年4月13日晚,石邮傩班应邀参加金溪县举办“欢迎国家部委联合调查组对金溪苏区的考察”表演。

[17] 许仲琳:《封神演义》,人民文学出版社1983年版,第589页。

[18] 许仲琳:《封神演义》,人民文学出版社1983年版,第589页。

[19] 脸俚:即面具,圣像。

[20] 牙牙泄泄:南丰方言,即调皮捣蛋的样子。

[21] 2012年4月19日采访而喧叔公时所记。

[22] 探:“探角”动作为右手执斧,左手持凿,做斧击凿状。因《雷公》节目表现的是四方探四角,探的动作很多,石邮族人就用体现动作特色的“探”字来代替普通的”跳“字。一般说成“探雷公”。

[23] 廖夏林,王春阳:《傩舞的原生态艺术特色》,《江西社会科学》,2007年第12期。

[24] 许仲琳:《封神演义》,人民文学出版社1983年版,第959页。

[25] 许仲琳:《封神演义》,人民文学出版社1983年版,第91页。

[26] 许仲琳:《封神演义》,人民文学出版社1983年版,第91页。

[27] 许仲琳:《封神演义》,人民文学出版社1983年版,第91页。

[28] 唱过了:南丰方言,即说过了,带有贬义,意为说话就像唱歌一样,只是好听而没见实际行动。这里为太尹公自嘲。

[29] 猫咪夜:南丰方言,即天快要黑了。

[30] 脚更健:南丰方言,即年轻人脚下更有力。

[31] 村中老人:指吴而喧、吴明泉、吴金孙、吴大毛仔、吴伙仔和吴兴旺等。

本文原载日本神奈川大学《非文字资料研究》(第13号,2016年9月)

经作者授权发布

责任编辑:父母这11个坏习惯宠坏孩子(组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