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这11个坏习惯宠坏孩子(组图)将军分羊肉不给车夫,第二天被强行拉去敌营,留下一成语流传至今吃一碗面就杀人?还有为一块肉就被“斩首”的呢!

因为写词,先得罪皇帝,后遭晏殊嘲笑,柳永的命可真苦

他生逢盛世, 却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晏殊眼中的柳永:你这个蠢货,有多远你就给我滚多远!
柳永因为一首词与状元无缘,你知道是哪一首吗?

柳永是北宋时著名的婉约派词人,身前身后名气都极大,对慢词的发展也起到了居功至伟的作用,堪称一代词坛大师。

尽管在文学上成就显著,但柳永的命运却极为可怜,因为写词得罪皇帝,落得个穷困潦倒的下场,死后差点无以下葬。

25岁那年,柳永初次参加科举考试。考试之前,真宗就下诏:“属辞浮糜”之人不得录取。年轻时的柳永经常和歌妓交往,落得个放荡之名,所谓枪打出头鸟,因此而落榜。愤慨之下,他填了一首词:

《鹤冲天》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便,争不恣游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倚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此词一出,又是轰动一时,连仁宗都记住了他。后来,柳永总算考中了,当仁宗看到他的名字时,却将他的名字抹去,说道:“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

眼看功名无望,柳永索性自称“奉旨填词”,放荡于江湖,游戏于花丛,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专业词人。

然而,填词毕竟很难维持生活。柳永五十余岁时,正逢仁宗开设恩科,扩大录取范围,他这才通过改名考中了进士。

进士及第后,柳永先后担任睦州团练推官、余杭县令和泗州判官等低级官职,政绩均不凡。按照惯例,官员任满三届九年后,必须到京师接受大考另受他职。

此时的柳永已年届六十,是最后一次获得官职的机会。没想到,到了京师后,蹉跎大半年,朝廷竟好像忘了他。无奈之下,趁着仁宗过生日,他精心创作了一首祝寿词:

《醉蓬莱》

渐亭皋叶下,陇首云飞,素秋新霁。华阙中天,锁葱葱佳气。嫩菊黄深,拒霜红浅,近宝阶香砌。玉宇无尘,金茎有露,碧天如水。

正值升平,万几多暇,夜色澄鲜,漏声迢递。南极星中,有老人呈瑞。此际宸游,凤辇何处,度管弦清脆。太液波翻,披香帘卷,月明风细。

经过好友的引荐,这首词辗转来到了仁宗面前。然而,当仁宗第一眼看到“渐”字时就有些不悦,看到“此际宸游,凤辇何处”更是面色阴沉,因为这一句和他御制的真宗挽词有暗合之处。最后,看到“太液波翻”时,仁宗更是气得直接扔地上:“为何不用太液波澄?”

待到仁宗审定官员差派的名单时,又看到了柳永的名字,他想起往事和那首祝寿词,气不打一处来,再次将柳永名字划掉,说:“此人不可仕宦,尽从他花下浅斟低唱。”

心情抑郁的柳永无奈之下想起了宰相晏殊,好歹都喜欢填词作曲,应该能帮忙说点好话吧。不料,见面时,晏殊一脸嫌弃的问:“你会作曲子吗?”

柳永回答道:“和相公一样,我也喜欢填词作曲。”晏殊慢悠悠的会了一句:“我虽然作曲子,但可不会写“针线闲拈伴伊坐”这种句子。”柳永一听,立马明白了晏殊的意思,转头就走。

晏殊提到的句子出自柳永的另一首词:

《定风波》

自春来、惨绿愁红,芳心是事可可。日上花梢,莺穿柳带,犹压香衾卧。暖酥消、腻云亸,终日厌厌倦梳裹。无那。恨薄情一去,音书无个。

早知恁么,悔当初、不把雕鞍锁。向鸡窗,只与蛮笺象管,拘束教吟课。镇相随、莫抛躲,针线闲拈伴伊坐。和我,免使年少,光阴虚过。

晏殊和柳永虽然都是当时的婉约派大师,但晏殊一生富贵,词风雍容典雅,自然看不起柳永的“俗”路线,所以才会出言相讥。

第二年的八月,范仲淹担任参知政事,重新制定了考核制度,柳永终于申诉成功,又谋得了著作佐郎的官职,最后以屯田员外郎致仕,故后世又称其为“柳屯田”。

责任编辑:父母这11个坏习惯宠坏孩子(组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