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这11个坏习惯宠坏孩子(组图)忠于原作,倾注10个月心血 刘渝第三次复制鉴真像昨赠扬博​手绘关中狮谱

减冷——八大山人哲学绘画之浅议

封面人物:艺术阿波罗计划的探索者——郝友
2017年度最佳婚纱照TOP50
直击2017香港秋拍 | 今年青铜热,10月5日香港翰海《青铜时代III》学术价值深厚

哲学,在中国古代是没有哲学概念的,哲学一词是近代从西方引入的概念。在使用中常常与处世学问、宗教信仰、统治权术、易经算命等相混淆。其实最好理解的哲学就是智慧,如何智慧地理解这些实在、存在、知识、价值、理性、心灵、语言等有关问题。例举提到某某,大家会说这人很聪明,给我们理解就会有“小聪明”,在潜意识里就会有防备贬意。但如果说这人很智慧,那么就会感受到他很圆通大度,做事做人也应该很地道,值得信赖。这就说明智慧要远远高于聪明,那么这里智慧指的就是处世为人的哲学!

八大山人《个山小像》 黄安平绘

提到八大山人,为何要说哲学呢?这里就会回到我们话题的本意,中国传统哲学的基本精神“天人合一”。儒家“仁者以天地万物为一体”,道家“道法自然”,万物平等。“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庄子强调的这种物我交融的心态,是天人合一中最理想的境界。这些言论和典故,为历代画家在绘画实践中加以广泛深入的运用,抒发自己绘画情感合一的状态。中国绘画家历来坚持师法自然,“外师造化,中得心源”,自然中有我在,我中也有自然。古人对画家的修养要求都很高,画家很多同时也是哲学家、文学家和书法家,都得经历一段刻苦自励的修养过程。由于人品和学识的高低,画家对自然美的感受也就不尽相同,一张画便能反映出一个画家的学问、阅历、品德、情操和思想的深度。

图1 《安晚册》之一 31.8×27.9cm 日本泉屋博古馆藏

图2 《鱼石图》

另外古代的画作很多还同时具有道德教化的功能。张彦远曾说过:夫画者,成教化,助人伦。展开中国古代绘画史,不难发现以道德教化体现精神价值的作品,如《劝诚图》就是表现道德的作品,《操尚图》则是通过自然中的花鸟山水来表现人的道德品质,还有我们所更为熟悉的花中四君子梅兰竹菊,体现了中国人高雅圣洁、坚守气节、重视精神修养等审美精神。古典绘画中的垂钓主题、隐逸主题等体现了君子超凡脱俗、不慕名利的品格。通过以上简单系列的表述,我们就比较容易理解八大的绘画思想。

图3 《枝上鸜鹆图》32.5×26cm 嘉德2010春拍

图4 《枯树双鸦图》

八大距今已是三百多年以前的古人,可我们至今还常常记起他,缅怀他。八大已经成了一个符号,一个象征,甚至一门学问。他的价值不仅仅是绘画的、宗教的、哲学的,还有思想的。对我们而言,思考八大作品中体现的现实意义,来寻找他最简单智慧的绘画方式。八大本人,万万没有渴望成为今天万众瞩目的标识性绘画人物,但正是这种随心随意的挥洒,成了“本真”的价值。而这“本真”也是我们这个时代需要回归传统绘画的原点。我们简单归纳八大这些“本真”的智慧,拥有二大最明显最特殊的特点:减、冷。

图5 《鱼图》 77×44cm 王方宇旧藏

图6《鱼图》局部图

“减”,就是八大用笔的主要特征;八大的画面精减得不能再减了,再多一笔放在画面,也是多余的;而少了一笔,总觉得有遗憾或难以协调。画面不是多一笔少一笔的审美情趣,而是要求画面表现思想的一致性,这在八大绘画里是最为显著的特征。图5款识:“到此偏怜憔悴人,缘何花下两三旬;定昆明在鱼儿放,木芍药开金马春。甲戌之八月廿六日画并题,八大山人”。全幅简单的不能再简单,只有一鱼直尾游弋,白眼朝天,略带怒气。水墨勾勒,鱼脊以淡墨两次墨色晕染,似乎空游无所可依,完美体现了中国画中以空灵、含蓄、减省为最高审美的艺术法则。心语尽出其白眼,将心态表现得淋漓尽致。

图7《书画册》24.4×23cm 上海博物院藏

八大在题诗中晦涩的思想表达,绘画中显著的风格指向,归根结底来自于传统的儒家思想在其身上表现出明末清初的遗民精神。但与此同时,佛教禅宗对八大精神人格的形成,也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禅林生活不仅给八大失意的一生以莫大的慰藉,也影响并成就其艺术,“不立文字,直指人心”的直观简约主义思想,成就了八大减笔的画风。图1和图3这画面,您再补上几笔流水或水草,还有意境不?所以说八大他走的路线就是减笔,减到了后面无法再减的画面;犹如六十岁人生走的就是减法,能减再减别再折腾了,毕竟中国只有一个“诸橙”的。

图8《枯树双鸦图》

图9《枯杈鱼鸟图》149.5×70cm 故宫博物院藏

图9画面主体由山石、鸟,枯杈构成。树干枯杈占画面主要右半位置,自右上端凌空斜出,突兀擎天。用淡墨勾出树干的轮廓,以大小横点写出枯杈浓淡层次和苔藓,水墨华滋润泽。一只黑八哥枞居树梢,蹲驻展翅在梳理羽毛,撷神写形却也风采奕奕。鸟是八大花鸟画创作中的特征形像,八大对鸟通常作变形、夸张、扭曲处理,表情多为默想、追思、愤怒、讶异、迷虑、疑虑、迷惑,投足举喙之态,寄托了画家深深的感情。

图10 《枯木来禽图》 王季千旧藏

图11 《杨柳浴禽图》119×58.4cm 故宫博物院藏

“冷”,是八大艺术的本质特征,这种冷所透露的其实是八大内心世界和生命的本相。冷,即是景物、意境冷,又是无国无家的孤零与无助失落。八大一生孤冷,而这种情感与心绪又化为艺术上的“冷”境。八大的画作中的“冷”,并非一味的孤傲或远离俗事,恰恰相反,八大将这种“冷”散播在了各个物象中,通过最熟识的物,传达着一种本我的荒寒。这种“冷”并不是无生命无情感的死寂,而恰恰极力地体现出了简易平淡中蕴含的生命的律动,是一种天真澄寂的大气象。

图12 《梅花》 125.7×34cm 嘉德2011春拍

图13 《瓶菊》90.4×46.5cm 嘉德2008春拍

八大的一鸟、一石、一鱼之画,其意境又都含有或浓烈或幽幽的冷凄荒寂之气,尤其是花鸟画,更显冷瑟之意。八大花鸟鱼石之画,多用枯墨颓笔:一条枯柳,一块丑石,一支荷茎,就连荷叶荷花亦多枯墨,画作虽无寒风,但给人一种寒风中的萧瑟清冷倦怠之感;满幅只有一枝枯花突兀地斜伸到画中,一只孤鸟单腿独立,一块怪石凌空伫立,或一只倦猫匍匐望天,这在构图布局上既已给人一种孤零零、冷清清的荒冷萧瑟之感。

图14 《荷花双凫图》184.3×95.1cm 王方宇旧藏

图15 荷花翠鸟 121×66cm 西泠2012春拍

本真是八大个人情感的写照。无论鱼鸟八哥、荷花山水,八大都是用个人的情感来抒写心中的诉说,绘画物象与心境是最为贴近真实的写真。尤其用水墨和山水荷花等写意,是继徐渭之后把水墨大写意绘画又推到一个新的高峰,笔下的物象苍苍茫茫,烟云满纸,莫能名状。图14和图15,八大把荷梗画得特别长,高擎着墨汁漓淋的荷叶与花朵,亭亭玉立,摇曳生姿。他善用墨,更善用水,荷叶极少勾筋,而是恰到好处地利用了水墨的晕化,留下行笔的笔触,那水痕墨渍,幻化成叶的向背转侧,让你觉得其间有筋脉的存在,生命的存在。他更善用笔,那一笔到底的荷梗,用中锋,但时时转动着它的笔尖,于是粗细转侧,如柔实刚的线条,将荷梗的韧劲和弹性,以及在微风中的动势,在着意不着意之间写得生动活脱。八大笔下的荷花,不再只是现实世界中简单的荷花,它已从现实中抽绎,升华为这位饱经沧桑的老人对生命的无限赞美。那叶、那花凝聚的是中国文人千年的神髓,涵蕴着一位老人饱经沧桑之后依然抱朴求真的魂魄。

图16《杂画册》之九 25×20.9cm 广州市美术馆藏

图17《仿倪瓒山水》 159×84.5cm 王季千旧藏

八大的山水画,湿墨浓墨者不多,而多为干枯平淡之墨。干枯平淡是山人用墨的不二法门,形成了他用墨的基本特质。图17仿倪瓒山水,山头不过二三个,树不过四五株,且树枯山荒,树小山远,有时仅一山一树。但画作皆笔墨枯淡,山荒淡而玄远,余下或为形体简陋的茅屋几座、枯枝少叶的杂树几颗,或为零星的几条朦胧缥缈的渔舟一二,或为无色而一色的虚白之天水,景象自然荒寒,气象萧疏,寒痕冷意,历历可见。无论景象还是意境,都在山远水远人更远、山冷水冷人更冷的境界上。八大的山水画宗法董其昌,用笔较放纵,对后世写意画的影响很大,其画风险、绝、冷、怪。我们了解八大作品的思想和他的人生境遇,就不难理解这种荒寒孤冷的心灵写照!所以说他的作品,就是本人心境的真实再现!

图18《湖石双鸟图》136×48.7cm 上海博物馆藏

图19 《飞鸭图》无锡博物院藏

图20 《憨鸭图》不详

在《个山小像》上自题的一段可窥其禅系:“生在曹洞临济有……嬴嬴然若丧家之狗。还识得此人么?罗汉道底。”可见八大山人之悟,已是透彻。也据此自述,他的禅学一派来自于曹洞、临济两宗,却不仅拘泥于这两宗,所谓“若丧家之犬”,实为自道之言。八大山人常自称“驴”,且屡用“驴年”一词,也与禅宗有关,揆之于禅典,“驴”、“驴年”等语极多。

图21 《瓜芋图》 首都博物馆藏

图22 《瓜月图》 无锡博物院藏

八大的作品,除了一般的国破家亡的情绪表达之外,有时还具体有所指。《瓜月图》亦是件有所指的作品,在题诗之后他记录说:“己巳润八月十五夜画所得”。面对着天上的圆月,和人间家家户户吃月饼,他的心被触动了,那么他“所得”是什么呢?画上题诗曰:“眼光饼子一面,月圆西瓜上时。个个指月饼子,驴年瓜熟为期”。有人根据吃月饼的风俗来源于反清义军传递起事暗号的民间故事,说八大在期盼着这一天到来。然而却要等到何年(驴年)呢?“驴年马月”是俗语,表示遥无定期。果真如此,则八大的心迹,就不只是徒有国亡余痛了。

图23 《秋花危石》 112×56.5cm 泰州市博物馆藏

图24 《写生花卉蔬果图》之 新加坡陈氏家族旧藏

图25 《写生花卉蔬果图》之 新加坡陈氏家族旧藏

图21图22《写生花卉蔬果图》,为西泠2008年春拍作品;其中包括禽鸟、家畜、花卉、蔬果等,日常的事物开始不断进入到花鸟画的视野中,而其中的每一种形象都被赋予一定的象征意味。八哥、灵芝、芋头等都成了抒发情感之物,如芋头在八大的绘画中,成为八大禅门经历与隐居生活的某种象征,使这一类题材的意义得以延展。可以说,在八大的内心深处,任何一种平常的事物都可以蕴含不平常的精神。八大一生画过许多花卉册页,此册可以说是八大个人面貌成熟的标志。

图26 《危石双鸭图》不详

图27 《岩下鸭趣图》 不详

图28 《竹石鸳鸯》121.5×65cm 西泠2012年秋拍

八大把动物的外形与神情均表现得十分到位,笔墨造型上几乎无懈可击。与明代先贤林良有所不同的是,画家似乎并不仅仅着意于对禽鸟状貌的真实再现,作为画家笔下的一个艺术符号,它们更多传达的是孤傲荒寒的心灵感悟。图26-28画面基本差不多,背景临崖危石,竹叶疏枝,山石苔藓复笔快皴,益见沧桑沉稳枯寂之感。下方盘石内方外圆,危如累卵,益增险仄之势。画家借助竹菊、怪石这些元代大师们常绘的主题,辅以静默凝重的禽鸟,暗示出生命的枯涸风蚀,苛刻寂寥,笔墨极简而意境丰满,元气充溢,体现了凝重、冷峻、朗润、含蓄、静谧的艺术特征。可见此画为朱耷花鸟画精品之一。

图29 《枯石双鸟图》 王季千旧藏

图30 《枯石双鸟图》局部

图31 《枯石双鸟图》局部

《枯石双鸟图》整幅画的画面,一上一下各绘一只水禽。上面的禽鸟眼珠顶着眼圈,一副白眼向天的神情,缩颈,拱背、白眼,一副既受欺又不屈,傲兀不群的情态。下一只则一脚提起,一只悬空,也是缩着脖子,白瞪眼的蔑视衍生。形象洗练、造型夸张、表情奇特、构图奇妙;笔法雄健泼辣、笔势朴茂雄伟,墨色淋漓酣畅。流露出愤世嫉俗之情,透露出雄健简朴之气,反映出孤愤的心境和坚毅的个性,具有奇特新颖,出人意表的艺术特色。

图32 《鱼鸭图》23.2×569.5cm 上海博物馆藏

图33 《鱼鸭图》局部

图34《鱼鸭图》局部

十几年前看八大画的鱼,总觉得他画的鱼眼与别人画的不大一样,不明白为什么鱼眼睛总是翻白眼,黑眼珠朝上。后来,自己养了一缸鱼,天天喂它们,渐渐地与它们熟悉了,鱼儿们每次见到我的手在水面上的时候,就会将脑袋接近水面,同时黑眼珠就向上翻,看到的效果就是鱼眼睛鼓着。当时发现这个情景,似曾相识左思右想,最后想起八大的鱼,于是找出图册对照神态一模一样,这才知道八大的鱼不是夸张的画法,而是取材于生活。----这是一个朋友的趣说,希望如此,而不是八大孤独的发泄。

图35《河上花卷图》47×1292.5cm 天津博物馆藏

图36《河上花卷图》局部

图37《河上花卷图》局部

面对八大的作品,我们常常看到的是大面积的空白,给人无限的想象空间,画面上往往是一条鱼、一只鸟,或者一块石、几片叶。简洁、飘逸、孤寂、空灵……这种意象,是八大绘画的主要基调。我们认为:如果八大的作品仅仅是一种不满情绪的宣泄的话,它是不可能成为中国古代文人绘画的经典。从传世作品来看,八大早期绘画作品中所流露出的对现实不满的因素也许会多一些,这一点我们从早期作品刚烈方折的用笔可以感受得到,而后期则逐渐被禅宗的宁静与空灵所取代。这种孤寂、空灵、宁静的意象以及“减冷真”笔墨的圆润与流动,实际上是画家心境的写照,同时也和八大的禅修经验有着密切关联。

总而言之,在八大的作品中,我们所感受到的正是由这种氛围下所形成的纯净幽远简寒的美。他的作品,不是典雅,不是乖巧,不是狂妄,不是委婉,而是兼具了种种遭遇、种种情致,种种释怀之后的一种浓厚的“冷”美。

备注及参考文献:

1.《八大山人全集》 八大山人 王朝闻编 江西美术出版社

2.《八大山人诗抄》八大山人著 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

3.《八大山人画传》 周时奋著 山东画报出版社

4.《中国书画名家画语图解》 石泠著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5.《为道日损》 崔自默著 人民美术出版社

6.《中国名画家全集-八大山人》 刘墨编 河北教育出版社

7.《明末清初朱耷--八大山人作品》 海明山水 新浪博客

本文为原创文章,如有公众微信或其他媒体需要转载,敬请注明尚敷拍卖或叩山问水;若否我们一经查实保留诉讼的权利。

责任编辑:父母这11个坏习惯宠坏孩子(组图)